首页 | 关于我们 | 法律论坛 | 联系我们
业界热点
国际贸易律师
票据.信用证
法律服务
盈科合肥律师
跨国投资
涉外律师
涉外离婚
公司律师
商事法律
法律法规
法学研究
法律资讯
胡瑾文集
涉外法律风险
诉讼与仲裁
·合肥涉外婚姻专家、合肥涉外婚姻专家胡瑾律师法律咨询电话:13855183210
·合肥大律师、合肥律师网首席律师胡瑾大律师受邀担任江淮晨报首席法律顾问!
·合肥离婚律师、合肥离婚律师提供专业离婚法律服务!
·寻涉外离婚律师,寻涉外婚姻律师--中国涉外法律网为您服务!
·胡瑾律师参加《合肥市中小学校学生人身伤害事故预防与处理条例》合肥市人大常委会立法专家论证会
·安徽合肥涉外律师事务所涉外离婚律师、涉外经济、涉外仲裁律师国际贸易律师提供专业涉外法律服务!
·安徽涉外律师事务所、合肥涉外律师事务所涉外离婚律师、涉外经济、涉外仲裁律师国际贸易律师提供专业涉外法律服务!
·安徽大律师、合肥大律师涉外法律咨询热线:0551-62837148
·安徽合肥涉外离婚律师、合肥涉外婚姻律师法律咨询热线:0551-62837148

安徽大律师助力小三,誓把权贵拉下马
 
    
安徽大律师助力小三,誓把权贵拉下马

    吕飞鲸 萧丁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许芊芊16岁外出打工。十年后,她不仅在厦门购置了价值百万元的豪宅,还通过自学考试获得大学 文凭,成为公司人事部经理,并与离异多年的公司老板恋爱、同居。然而,就在她怀孕6个月,憧憬做一个幸福的妈妈时,一场被“小三”的闹剧突然袭击了她!她不仅遭人殴打,还被非常要面子的父亲送进了精神病院,其百万房产也被父亲贿赂法官卖掉……
    在这一连串劫难和噩运面前,许芊芊该怎么拯救自己?她会原谅自己那年迈的“糊涂”父亲吗?
   
    梦醒时分被“小三”,父亲受不了耻辱怒发冲冠
    2009年7月底的一天,在厦门市思明区滨海一条大街上,27岁的许芊芊挺着大肚子买了孕妇装,刚从成衣店里走出来,突然听见有人喊她的名字,她本能地应了一声。这时,五六个男女突然迎面向她扑来,领头的中年女人揪着她的头发,上来就是两个耳光,紧接着,众人的拳脚雨点般地向她袭来。许芊芊赶紧抱紧腹部,哭喊道:“你们是谁?我不认识你们!”中年女人发出一阵冷笑:“你这个狐狸精,林福文是我老公,我们今天要打的就是你!”话音刚落,许芊芊眼前一黑,就被这伙人揍倒在地……
    苏醒后,许芊芊发现自己坐在街边长椅上,身边围着一圈叽叽喳喳的人,大家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盯着她,两个警察问她怎么回事,要不要紧?那群陌生男女却不见了!她才知道有人报了警。随后,警察陪同她去附近诊所进行了简单处理后,把她带到派出所,询问打她的是什么人?为何打她?她摇头、哭泣。民警见问不出什么,叮嘱了她几句,只好让她走了。
    走在街上,一股羞辱感深深地攫住了她……
    许芊芊,1982年生于安徽省泗县大路乡,父母开了一个山芋粉丝小厂,家里还有个小她10岁的弟弟。1998年夏,许芊芊考取宿州市卫校。恰在此时,父母在开车收购山芋时,因疲劳过度,加上泥泞路滑,车子翻进深沟里,父亲跳车脱身,母亲被压在车下,当场昏迷。手术后,虽然母亲保住了性命,却几乎倾家荡产,父亲不仅转卖了小厂,还欠下几万元外债,许芊芊上卫校的梦想也因此破灭。
    这年10月,16岁的许芊芊向亲戚借了200元,给父母留下一张字条,和一个小姐妹一起来厦门打工。过了半个月后,她才被位于思明区万石植物园附近的林氏海产品公司录用,公司很小,连老板林福文在内也就六七个人,许芊芊身兼磅秤工和计账员双重角色,还要不时接听客户电话,薪水还不足千元,扣除伙食费、租房费用,一个月下来所剩无几。
    许芊芊还是坚持了下来,工资也逐渐涨了上来,她把节省下的钱都寄回家里。此后,公司规模日渐壮大,在厦门有了十家分店,而她的忠诚和敬业,也赢得老板林福文的信赖,她被提拔为公司人事部主管,年薪近20万。她替家里还了债,盖了楼房。2006年底,她拿出全部积蓄,在思明区买了一套商品房,并买了一辆轿车。她还报名参加了成人高考,拿到厦门市水产学院本科文凭。同时,自称离异单身的林福文表白爱上了她,两人同居了。就在她怀孕已快6个月时,她却突然在街上遭人袭击……
    身心俱伤的许芊芊急于弄明白是怎么回事?回到公司,她立即找到林福文。林福文仅听了几句,就沉下脸来。在他的解释下,许芊芊终于弄清了真相。
    原来,1969年出生的林福文,老家在漳州市南靖县山区。他初中还未读完,就来厦门打工,并与老家的陈家碧结婚,婚后育有两儿一女。林在厦门经营公司,妻子在家伺待老人,照顾孩子。因差距加大,林数次以感情不和为由提出分手,妻子死活不答应,加上陈家兄妹十人上门威胁,他婚一直没离成。在经营公司过程中,林福文对许芊芊日渐生情,称自己早已离婚,与蒙在鼓里的许芊芊同居。后见她怀孕,就让她离职待产。陈家碧跑到厦门明察暗访,得知许芊芊与丈夫的关系,遂带领一帮亲友,将许芊芊一番痛殴……
    还未等林福文讲完,许芊芊尖叫一声“骗子”,掩面狂奔而去。一周后,她到医院做了引产手术。经过这一连串的打击,这年9月初,许芊芊带着一颗伤痕累累的心,返回泗县老家疗伤。
    女儿发达后,父亲许家锋成为小镇的骄傲,但见同龄女孩大都出嫁做了母亲,女儿仍形影相吊,许家锋开始发愁。每当他向女儿打听婚事时,许芊芊总是说她已有了结婚对象,但因为对方工作实在太忙,抽不出时间来泗县看望他们。许家锋感觉事情蹊跷,让妻子余兰英跟女儿问个究竟。余兰英终于从女儿处得知未来“女婿”的一些信息:比许芊芊大14岁,身家上千万,未婚……许家锋心里还是有很多疑问。
    这时,许芊芊突然开车返回老家,每天眉头紧皱,神情呆滞,有时还暗自垂泪,好似生了场大病一段,无论许家锋夫妻怎样询问,她始终不置一词,整日呆在房中,许家锋越发困惑了……
    半个月后,这个谜团终于解开。9月中旬的一天上午,七八个男女堵住许家锋家门大声叫骂,并引来很多街坊邻居围观,为首的中年女人对围观者一条条地列举许芊芊勾搭其丈夫、抢夺其家百万房产的种种丑行,其他人则在许家的大门上贴小字报……许家锋觉得脸面丢尽,怒不可遏地冲上前,用手去撕那些字句不堪的小字报,却被两男一女扭住胳膊,双方撕扯起来。得知他就是许芊芊的父亲,中年女人手指几乎戳到他的脸上,尖叫道:“你女儿勾引我家老公,抢走了我家的房产,你这个当爹的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?!”那一刻,许家锋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!
    因有村民报警,民警随后赶到,将这群男女带至派出所。经询问,为首的中年女人正是陈家碧。原来,她带人把许芊芊痛殴一番后,查到她在厦门思明区有一套价值百万元的房产,怀疑是丈夫送给她的,根据许芊芊在公司登记的信息,就带着亲友追到泗县。警察告诉她,如果她有证据可通过法院起诉要回房产,但在许家门上贴标语辱骂涉嫌侮辱毁谤,情况严重还涉嫌犯罪。一番批评教育后,才将陈家碧等人放走。
    经此一闹,许芊芊在厦门“被人包养”、“抢了别人房产”各种传闻,在小镇上传得沸沸扬扬,许家锋更觉耻辱!他根本不听女儿的解释,认为厦门的房产来得“不干净”。感觉憋屈的许芊芊痛叫:“林福文,他骗得我好惨啊,我要找他当面对质!”她进屋收拾行李,准备当晚飞回厦门。见女儿又要去趟浑水,当晚,许家锋竟把女儿押进二楼的卧室内锁了起来。
   
    被父亲送进精神病院,逃回厦门发现百万房产易主
    此后几天,许芊芊拚命尖叫,头撞脚踹,并开始绝食,许家锋还是不开门!这样闹腾几天后,见女儿在家中整夜不睡,又吼又叫,且不时地自言自语,在室内走来走去,他觉得女儿精神出了毛病,就叫来亲友们商议,大家都觉得许芊芊眼下的症状不正常。在宿州市开粉丝厂的舅舅余淑军,建议把许芊芊送到县精神病院检查一下,确定没事后再找个风景好点的偏僻地方,让她静养一阵。许家锋点头同意。
    第二天一早,许家锋对女儿撒谎说,要和她母亲、舅舅一起陪她去厦门,找林福文当面把事情说清楚,将她骗上了一辆出租车。当车门打开,许芊芊顿时傻了眼,眼前分明是泗县精神病医院!“你们疯了,怎么送我到这里来,我要回厦门!”她急得转身就跑,却被父亲和舅舅紧紧地拽住。舅舅劝说她:“芊芊啊,咱就是让医生看看,没事咱们马上就去厦门!”边说边将许芊芊扭送进了医院。值班医生见许芊芊被亲人押送进来,简单询问了情况后,见她情绪激动,不停挣扎,嚷嚷自己没病,便诊断她为分裂性精神病,让护士押送她住进了病房,将她牢牢地绑在床上,给她注射了一剂安定。随后,医生让许芊芊家人为其办理入院手续,说先住院观察,再做进一步诊断治疗。
    打完针后,许芊芊顿时觉得身体发软,浑身发痒,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,意识尚清醒的她哭喊着:“我没病,快放我出去!”可随着药性发挥,她最后迷迷糊糊地昏睡过去。不知什么时候,许芊芊清醒过来,发现亲人都走了,病房里还有六个病人,有三个蒙着头睡觉,两个坐在床上发呆,另一个在床边走个不停。
    就这样,许芊芊被亲人强行送进了精神病院,开始了噩梦般的生活。病房的窗户和院子四周都装了铁栅栏,时刻有护士监视,想逃绝无可能。她决定保持沉默,假装配合医生治疗。刚开始,医生给她每天吃两片药,后来变成三片。因药效太强,加上营养不良,她时常感觉四肢无力,神经衰弱,更可怕的是空虚和绝望,盼望着能见到亲人,尽快逃离这个可怕的地狱。
    许家锋把女儿送到精神病院后才知道心痛,但此时他已无能为力。医生以许芊芊情绪不稳定、病情越来越严重为由,一直不准他们探视。直到一个月后,院方才允许家人往里送东西,但仍不准他们相见。又过了半个月,余兰英送东西时请求见见女儿,医生认为许芊芊此时已很“老实”,不会再发病了,这才同意其探视。许芊芊终于等到了机会,见一边有监管的人在旁边看着,她不敢多说,只是泪流满面地拉着母亲的手,小声地说:“妈妈,我病好了,求你让我爸同意接我回家吧!”见过去那么美丽的女儿憔悴得不成人形,余兰英异常心痛,赶紧回去跟丈夫说了,许家锋怕女儿出来病情又加重,想想还是没有答应。
    就这样,许芊芊每天呆呆地盯着窗口的爬山虎,感觉一天比一年还要漫长,但她仍然竭力忍耐着。等到下一次,母亲又来探望时,她又一次流泪哀求,母亲流泪答应了。2010年2月初,许家锋第一次和妻子一起前来探望。见原本还好好的女儿,变得如此虚弱,瘦得吓人,许家锋顿时哭了,立刻向医院申请让女儿出院。院方却以许芊芊并未痊愈为由,坚决拒绝放人。经反复交涉,许家锋最后付出3000多元住院费后,院方总算同意他们将女儿领回家休养。
    许芊芊回了家,许家锋仍担心她偷着跑回厦门惹出祸端,和妻子轮流看管着女儿,即使白天许芊芊上厕所,也有人陪着。晚上,他更是将院门紧锁。许芊芊表面上不动声色,却一直在寻找逃跑的机会。这年3月11日深夜,见陪伴的母亲已经睡熟,她撬开家里的箱子,取走2000元钱,随后搬起梯子,越墙逃走!当晚,她租了一辆机动三轮,赶到宿州市火车站,为了省钱,她买了一张前往厦门的火车硬座。
    许芊芊到厦门已是第三天凌晨4时。下了火车后,她叫了一辆出租车,直奔位于思明区岭兜小区的家。令她奇怪的是,她乘坐电梯上了18楼,掏出钥匙,开了半天,也打不开房门。她有些慌乱了,以为离开厦门这些天,大脑受到刺激,弄错了钥匙,就一把一把试,整整开了十几分钟,门锁仍无法打开。她正困惑不解时,房门突然从里面开了,一对陌生男女站在门口,对她大声嚷道:“你是什么人,怎么拿钥匙开我家的门?”对方的话,把许芊芊吓了一大跳,她定睛细瞧,18楼1号,没错!“这明明是我的房子!你们是什么人?怎么住进来了?”她的话也让对方奇怪。很快,双方争吵起来,并先后报了警。几分钟后,民警赶到,将许芊芊和这对小夫妻带到派出所调查。
    原来,这是一对新婚夫妻,男的叫吴广胜,女的叫邵艳花,均为公务员。据吴广胜说,两个多月前,他以84万多元从一个叫许家锋的安徽人手里购得此房,他们简单装修一下后就住了进来。当天是星期六,他跟妻子正在家中休息,这个女孩竟开他家门,一直坚持说房子是她的,他感觉此事莫名其妙。说着,他拿出购房合同,过户手续,以及卖房者的身份证。
    许芊芊吃惊不已,父亲怎么可能从几千里外的老家来厦门卖掉了她的房子?她感觉更加离谱。她翻开对方拿出的房产证,见房子确已落户在吴广胜、邵艳花的名下。随后,她打开二手房交易合同,发现合同最后一页上,卖房人的签名竟真是父亲那笨拙的字迹,并摁有红色手印。卖房人身份证复印件也是父亲的。她感觉脑子顿时“嗡”地一声,声音发抖:“房子明明是我的,他有什么权利处置?!”吴广胜却坦然地说:“许家锋说她的女儿在外欠了巨额债务,别人把她起诉了。而且,她女儿还患了精神分裂症,无民事行为能力,他作为女儿的监护人,因此来厦门卖掉了房产,替她还债。”“我欠了巨额债务?我得了精神分裂症?!”许芊芊感觉此事不可思议到了极点!
    吴广胜这才明白眼前的女孩就是许家锋的女儿许芊芊,他点头道:“是的。你爸手里有一份你患了精神分裂症、无民事行为能力,当地法院指定你爸处置你在厦门房产的生效判决书和公示,思明区房产局就是根据这份判决书给我们交易,并过户的。”
    许芊芊顿觉天旋地转,险些跌坐在地上,她声音发抖地问:“我有精神分裂症吗?我欠了谁的钱?怎么去查到那份法院判决书?”
    站在一边的陈警官感觉此事必有蹊跷,扶住许芊芊,说:“小许,真的假不了,这事你别着急,我陪你去房产局说明情况。”许芊芊感动得潸然泪下。
   
    鉴定沉冤爱恨绵绵,女儿原谅那年迈的糊涂父亲 在陈警官的陪同下,许芊芊很快在思明区房产局查到了那份判决书,这份由泗县人民法院于2009年11月2日出具的民事判决书显示:许芊芊欠泗县大路乡居民陈青勇人民币18万元,陈青勇将其告上泗县人民法院,因许芊芊患有精神分裂症,已无民事行为能力,法院判决其父许家锋作为监护人,卖掉许芊芊位于厦门市思明区岭兜小区一号楼1801房,代为归还欠款。下面盖有泗县法院的大红公章。看着这纸荒唐的判决书,许芊芊心里悲愤交加,号啕不已。
    许芊芊的不幸遭遇,引起陈警官的同情,他说服房产局工作人员同意许芊芊复印了一份买卖合同,还建议许芊芊找律师咨询,拿起法律武器维权。很快,许芊芊通过安徽刑事辩护网(www.148china.com)找到了该网的创建人、安徽省著名法学专家胡瑾律师。胡律师在电话中听完这起辛酸曲折的案情,顿时拍案而起,决定免费帮助许芊芊维权。随后,胡律师代许芊芊草拟了申诉状。
    2010年3月16日,许芊芊返回泗县,下了火车后就直奔泗县人民检察院,提出申诉。检察官听到这起案件,觉得十分荒唐,很快传讯两名当事人陈青勇和许家锋,不料陈青勇逃走,许家锋却一口咬定女儿患有精神分裂症,作为监护人,他卖掉女儿房产,合情合法。检察官随后找到泗县精神病院的负责人,负责人称许家锋将女儿送来时坚称女儿有精神病,他们检查时确实发现许芊芊的表现与精神分裂症的症状相符。眼前的情形让检方犯难,案件调查陷入了僵局。
    得知这个结果后,许芊芊几乎精神崩溃,她万万想不到父亲会如此诬陷自己!当晚,心酸至极的她,哭着拨通胡瑾律师(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)的电话。胡律师认为她是否患有精神分裂症是本案的焦点,建议她在亲人陪同下去权威精神病鉴定中心做鉴定。在胡瑾律师的建议下,许芊芊找到了在外地工作的小姨妈余萍。余萍中专文化,为人开明,得知姨侄女的凄惨遭遇,尚蒙在鼓里的她简直无法置信,答应陪许芊芊赴全国精神病鉴定权威——北京安定医院做精神病鉴定
    3月23日,两人赶到北京安定医院,该院权威专家蔡卓基教授详细接诊后,给许芊芊做了脑电图、心电图,并化验了血,然后会同几位专家给许芊芊做了相关应试交谈,最后得出一致结论:许芊芊仅是处于一种精神上的焦虑状态,并非患有精神分裂症,她不仅思维清晰,甚至高于常人。得知这个结果,余萍一把抓住蔡教授的手,一遍遍地问:“教授,您再看一看,小芊真的没有问题?”蔡教授一字一顿地说:“请你相信科学,你家外甥女没有任何问题。”余萍哽咽地说:“谢谢,谢谢!”而此时的许芊芊早已泪流满面,心中那块沉重的石头终于放下了。
    3月25日,许芊芊手持北京安定医院的鉴定书,再次来到泗县人民检察院申诉。见到这份精神鉴定书,检察院立即立案调查!鉴于事件性质恶劣,同年4月2日,泗县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民事枉法裁判罪,对与本案有关的刘启进、牛正虎两位法院工作人员立案侦查,泗县公安局则以涉嫌诈骗罪对许家锋立案侦查。很快,许家锋、刘启进、牛正虎被刑拘。经审,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顿时清晰。
    原来,许芊芊被关进精神病院后,她的厦门手机在父亲许家锋手里,见女儿的手机频频收到陈家索要房产的辱骂短信,担心女儿的厦门房产会被抢走,许家锋决定卖掉这套价值百万的房产。而许家锋曾向街坊陈青勇借下9800元钱,陈青勇多次索要无果,于2009年10月22日起诉至泗县人民法院,此案主审法官是泗县人民法院大路口法庭民庭庭长刘启进。许家锋就先和陈青勇说好,把女儿的房子卖了就还他钱,因此可能需要以他的名义伪造借款一事,陈同意了 。随后,许家锋找到大路口法庭的司机牛正虎,请求他帮忙制作一份其女儿许芊芊欠陈青勇18万元,并有精神病、无民事行为能力的判决书,并给牛正虎以3000元钱的感谢费。随后,牛正虎找到了法官刘启进,并从中取出1800元送给对方,要他帮忙做份判决书。刘启进正为陈青勇多次找许家锋索要欠款不得而心烦不已,见此事一举两得,自己又有好处可拿,于是他没有作进一步的调查,甚至未立案,就于2009年10月26日,按照许家锋的要求,制作了一份泗县人民法院[2009]第1737号民事判决书:判决许芊芊偿还陈青勇欠款18万元。因许芊芊患有精神分裂症住院,许家锋夫妇作为法定监护人,对该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;许家锋有权履行监护职责,对女儿位于厦门市的一处房产进行处分,所得款项优先偿还陈青勇借款。
    拿着这份判决书,2010年1月初,许家锋在妻弟余淑军的陪同下,赶到厦门,将女儿价值近130万元的房产,以845786.35元贱卖给了正打算结婚的吴广胜和女友邵艳花,并在思明区房产局交易过户。返回泗县后,许家锋还了陈青勇的钱,后以自己和正读高中的儿子许磊的名义,在泗县最繁华的地段购买一处门面,还有一套200平米的住宅,加上装修,共耗资人民币近50万元,并将剩下的30余万元用来做生意……
    得知真相后,许芊芊犹如万箭穿心,她没想到父亲竟然会做出这般残忍的事。她的失眠症更加严重,只得借助安眠药才能入睡。
    而在看守所中的许家锋,得知女儿其实并未患有精神病,她在厦门的房产是她打拚十几年的血汗钱,这才幡然醒悟当初的“财迷心窍”,愧疚中他数次写信,苦求女儿的谅解。但此时,许芊芊已被父亲伤害得鲜血淋淋,没办法原谅父亲。
    2010年10月,刘启进、牛正虎因涉嫌枉法裁判罪、许家锋因涉嫌诈骗罪,由砀山县人民法院异地审理。2011年11月,砀山县人民法院作出判决,以刘启进、牛正虎犯滥用职权罪,分别判处两人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,非法所得3000元予以追缴;许家锋犯诈骗罪,判处有期徒刑10年,并处罚金50万元,非法所得845786.35元退赔给受害人许芊芊。陈青勇因未参与犯罪过程,被传讯后释放。
    判决生效后,余兰英和儿子许磊把县城的那套房产和门面房卖掉,积极还款。亲友们也认识到误解了许芊芊,纷纷上门道歉。半年后,许芊芊也渐渐意识到自己当时爱情的失误:孤独中急于找到归宿,结果遇人不淑“被小三”,确实当时给家人带来屈辱和困扰,因此理解了父亲急于挽回面子,保住房产之心。加上母亲和弟弟的多次劝说以及父亲的忏悔,她终于决定原谅父亲。
    近日,记者从主办此案的检察官处得知:许芊芊已经走出伤痛,有了一份甜蜜的爱情,男友是一名会计师,两人已在宿州市买房定居,并开了一家水产养殖场。她还把母亲和弟弟接到身边照顾,并承担起已考取合肥一所重点大学的弟弟许磊读大学的全部费用。而许家锋在家人的鼓励下,在监狱中积极改造,近期还因举报一起重大犯罪线索立功,被减刑一年。
    (除蔡卓基教授、胡瑾律师及三名犯罪嫌疑人外,其他为化名)
    编辑/刘飞
    本文转载自 《知音》杂志2014年第13期题目有改变

   
   
安徽大律师助力小三,誓把权贵拉下马
 
 
  Copyright (C) WWW.SHEWA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    涉外法律网 版权所有   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  咨询热线:0551-2837148 Email:hujinlawyer@126.com       地址:合肥师范学院法律系 邮编:230061
  声 明  : 本站文章纯属学习研究之用,如有侵权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。